雷菥米

写文是为了自己开心

——从那时起至今日,从奇怪的装束到如今朴素的和服,已将近一个半月。
期间曾与她两次共同目睹深空中赤色满月:一次是与她相遇,鹿鸣馆;另一次则是与她分离,热闹的祭典。

——在此之前,少年从未见过赤月;从此之后,少年再未见过赤月。
这赤月究竟是何物,轻易捉弄他的命运?

三杯两盏淡酒。少年提笔欲写些什么,却又是无从下手的样子。
抬头透过纱窗望着若隐若现的朔月。

——那究竟是什么?

借酒消愁愁更愁。少年抬手本想抚摸从儿时起就一直陪伴在身边的白兔,却不料碰到自己的肩膀。这才使他意识到, 如今连它也同赤月一块儿走了。

——以前的魂依,如今的普通人。
右手轻放笔,摸了摸自己的心脏部位,少年再次试问自己。

——外面空中挂着的月亮,到底缺少了什么?

每当这时,少年总会独自一人酌酒一杯,遥望满月,也不知是怀念哪个夜晚。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