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菥米

写文是为了自己开心

雷凯。ooc注意。
稍微加了点东西。







少女慌乱地踏进的教堂的大门,衣服上的破洞以及身上的伤痕证明了她刚经历了一场恶战。

本想悄悄跟踪那家伙还以为会获得些乐子,没想到反倒是被路过的格瑞发现。人生总是充满意外。

似乎糖果的外衣、甜蜜的谎言对他并没有半点用。这也难怪,毕竟自己真实的模样早已被人知晓,也只能骗骗所谓的啥都不知道的可爱的新人。

所以才叫新人杀手嘛!

但是她可不甘心一直陪新人玩下去。
大赛即将迈入尾声,新人可以说是越来越少甚至几乎成了稀有品种。
她必须要有新的乐子,新的玩法。
于是她将目标转移至其他人身上。

殊不知,刚过逃离危险的她,又要面临新的危机。

她捂着胸喘气着,仿佛还身处于先前的战斗中。她靠着墙,稍稍将重心后移。

钟声响起,夹杂着陌生的脚步声。
她很快就察觉到了这一点,毕竟作为一名老练的参赛选手,这点敏锐是应该的。

她握着腰间的老骨头,做好随时逃跑的准备,她不是傻瓜,明白什么对自己来说才是上策。她朝声源处望去,昏暗的周围,但是透过彩色玻璃的月光足以让她看清面前之人究竟是谁。

她惊讶,却又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即使她明白自己应该已经暴露了行踪。
——是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雷狮。

这个时候那个海盗头子居然还会单独行动?真是少见啊。因此,她更是提高了警惕。现在的她,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这问题。

“我说,凯莉。你应该不是瞎子吧?”雷狮打破了沉默。

但是她仍是沉默不语。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可不会让你就轻易这么逃走的。”

凯莉略微不爽地咂嘴,以质问的语气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没必要知道那么多。”雷狮只是狂妄地笑着。
——因为你已经是个将死之人了。

凯莉并不知道他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是吗?那看样子这里没我的事咯。那可爱美丽的凯莉小姐要回去睡觉啦。”
凯莉正想逃跑却感受到自己的手腕被人狠狠地拽住,她突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气试图把自己朝某个方向拉去,一瞬间失去重心的她大脑一片空白,她并没有挣扎的时间。待她意识到不妙之时已身处对方怀中。

凯莉感受到一只手狠狠地把自己的脑袋按在对方胸脯上,她无法抬起头来,只能无奈地把脸颊贴在人身上,不得不感受着雷狮温暖的体温。

这种像是被人牢牢控制行动的,正是凯莉她讨厌的。
一直在追求力量的她,却被力量压住了身体,无法动弹,甚至无法呼吸。

雷狮微微弯下了腰,嘴巴凑近凯莉的耳朵,仿佛随时都会咬上去似的,故意压低嗓音在凯莉耳边说道:

“美丽?
你死在我手上的样子,才最美啊。”

面对这像是死亡预告的东西,凯莉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她的耳朵上,她感觉雷狮的话仍在耳边回荡着,第一次这么与异性互动的她,不知为何身体变得燥热起来。

凯莉不禁认为这么任由他摆布下去只会让事态变得更加糟糕,必须早点趁机溜走才行,但是麻烦的是雷狮那只手仍拽着自己。

像是安排好的一样,突然一阵清风吹来,让凯莉稍稍喘了口气。

但是同时也传来开门声。
是有谁来了,背对着门的凯莉不能知道究竟是谁。

“雷狮老大,原来你还有这种兴趣啊?”
这声音,是帕洛斯无疑。

“是又怎样?这个人从现在开始就是海盗团的附属品了。”雷狮一边说着一边试图拽着凯莉朝大门走去,但凯莉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怎么?难道说还想让我抱你回去?”雷狮转过身子用余光撇了人一眼,再次拽了拽手示意凯莉过来。

“哼。”凯莉轻哼了一声,跟着雷狮朝大门走去,不过她倒是觉得如果不乖乖跟过去的话只会被人强行拖过去……她可不想弄脏她可爱的衣服。“臭海盗,有本事你放开手啊。”

“哎呀,到现在最近嘴还那么硬。”帕洛斯只是偷笑着,随便感叹了一下。

“闭嘴帕洛斯,还轮不到你说。”

“唉唉,是——是——我的老大。”帕洛斯仍是一副不正经的样子,说的话也没有半点诚意。

不过雷狮他已经习惯了他这一点。

“不过,排名第四的雷狮海盗,你刚刚不是说要杀了我吗?”凯莉装作很疑惑的样子。

“啊,那个啊。
没有错,我确实要杀了你,但不是现在。
等我先玩腻你了再说。”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