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菥米

写文是为了自己开心

关于卡米尔的能力分析。

只是存个记录,没必要对下面内容认真。
大部分内容来自某个视频。

对于卡米尔的能力,我有个推测。既然大部分人认为帕洛斯那句台词是对卡米尔说的,我们就以这个为出发点,卡米尔隐藏了自己的实力。

那么,他隐藏了什么实力呢?首先,卡米尔暂时能力只是改变自身的重力,那么如果说卡米尔真正的能力是改变一定范围内自己和其他物体的体重,我们就可以参考某部动画片的主角。卡米尔的能力本质是引力操控,重力只是引力的主要表现方式,可以获得在空中飞翔的能力,再根据量子力学原理,可以操控引力子,可以衍生为完全状态的虚空爆/破能力,(完全状态不需要媒介)然后,引力的本质是时空扭曲,那么卡米尔说不定就能获得无视障碍物移动的能力即空间移动,最后利用空间膨胀可以使时间静止也就是时停。简单的重力在物理学原理的解释下可以包含时间和空间的能力,所以我觉得卡米尔的能力其实很吊。但是仔细想想,一个十五岁的孩子真的会懂那么多吗?
以上纯属推测,坐等官方打脸,灵感来源某个视频。

关于Apeiron idiosom。

摘抄自百度百科。
古希腊哲学家阿那克西曼德提出的哲学概念,他认为而是“阿派朗”是世界的“本原”,“阿派朗”在运动中分裂出冷和热、干和湿等对立面,从而产生万物。世界从它产生,又复归于它。
阿派朗(希腊语:ἄπειρον,英语:apeiron或Boundless),古希腊米利都学派哲学家阿那克西曼德提出的哲学概念,即无固定限界、形式和性质的物质。中文译作“无限定”,旧译“无限者”。

好像是和哲学基本问题有关的内容。

idiosom我查不到。

▶莫名其妙被说有敏感词,剩下的评论走。

【凹凸世界乙女向/卡米尔】无题。

卡米尔。ooc严重。短打。现代、年下、演员设定。
错字病句bug有,请无视。



卡米尔和你都是演员。你们在拍一部剧时相识,并很快地熟了起来。虽然你花费了很大的功夫试图拉进和他的距离,但是你总觉得你和卡米尔还算不上是熟人的关系,顶多算是认识的朋友。因为你发现,卡米尔他对你的态度和对其他所有人的态度貌似差不了多少,而且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你的想法。

……你开始怀疑人生了。bu

卡米尔比你小,事实上他还只是个初中生。为了不影响学习,他只能在放学后或者是周末出来拍戏。你经常会看到卡米尔在休息或者是没轮到他出场的时候拼命写作业。为了不打扰他,你只能忍着搭话的念头默默看着他奋斗的身影。

虽然卡米尔年纪比你小,但他拍戏的时间比你长,也比你有经验。你经常在演戏上得到他的帮助,卡米尔甚至有时会亲自指导你,虽然在这一方面你自愧不如,但你还是很感激他。

卡米尔他其实是一个很注重细节的人,他对自己的要求非常高,经常自己主动要求重新拍一次。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你感觉他会读心一样,知道你的每一个想法。比如说,当你觉得这个动作有点不是很把握的时候,卡米尔会主动出来给你提建议,当你觉得有些疲惫的时候,你只是忍耐着,但卡米尔却肯替你向监督请求休息,当别人斥责你的时候,你沉默不语,但卡米尔会出来替你说几句。

为什么…?
卡米尔他,真是太温柔了。

在卡米尔的影响下,你比以前更加努力了。

今天是你杀青的日子,你情绪有点低落,但为了不影响拍戏你还是压住了内心的想法。....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隆重,毕竟这部剧还没有真正拍完,大家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但是从明天起你就见不到卡米尔了,你不知道下次和卡米尔一起合作的日子是在什么时候。

或许没有下一次了吧。

你抱着这样的想法回到家衣服都没有换就懒散地躺在床上拿起手机,没有一丝希望地打开line,你看到了久违的红点点。

是卡米尔发来的消息。

“恭喜杀青。可以的话我们,有空出去庆祝庆祝吧?”

————

end.

抱歉。

【凹凸世界乙女向/卡米尔】无题。

凹凸世界乙女向。
卡米尔。[年下注意,现代注意]

大白话,没有什么描写,很直接很单调,很平淡,没有少女心的地方,抱歉。
ooc严重错字病句bug注意。

为什么写卡米尔的那么少,不科学,人家明明那么可爱。




00.
有些时候你完全不觉得你和他是在谈恋爱,虽然身边甜甜蜜蜜的小情侣也有不少,但你和卡米尔之间也未免太平淡了些吧。

平时连拥抱的机会都很少,更何况是接吻…?
等等,有接过吻吗。你都开始要怀疑人生了。

....
你经常在想这个问题,也经常想办法拉进与卡米尔之间的距离。
你也在心里想过,卡米尔是不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咱们可是在交往耶…?

....

01.

你和卡米尔在不同的学校读书,而且也不同路。

某一天,突然下起了大雨。你忘记带了雨伞。
你一个人站在校门口躲雨,看着撑着伞的同学接二连三地走出校门,你希望能在这些人当中有你的伙伴,这样就可以蹭个伞了。

但是事实总是残酷的,根本就没有你熟的人,虽然也有你认识的人,但要么就是不敢开口,那么就是在犹豫要不要开口的时候走掉了。

唉...。

你不由得叹了口气,看着越下越大的雨,你开始打算要不要找个时机冲回家…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你的耳畔。有人在喊你的名字,声音不是很响,但你能立刻在这嘈杂声中分辨出它。你朝着声源处转过身去,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你的视线中,是卡米尔,他正撑着伞看向你,你和他对上了视线。

“…卡米尔?你怎么在这里?”你有一丁点好奇。

“我不放心,依你的性格肯定会忘了带伞,所以就过来看看了。”

“但是…”你沉默了会儿,“所以大老远地跑到这里来?”

“我没事。”

简单的话语。但卡米尔像是早就知道你会说些什么似的在你说出那些话之前回答了你。

“走吧,我送你回去。”

……

由于卡米尔只有一把伞所以你们撑着同一把伞走在路上,如果他有两把的话,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你们不是靠得很近,但也不算太远。你转过头看向卡米尔,但他的帽檐和围巾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地挡住了他大部分的脸,很容易让别人误以为他在害羞。

你们在路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很平淡,聊的话题也都是日常和学习的事情。大部分的时间是你在诉说你学校发生的事情,而卡米尔则是在一旁仔细地聆听着,时不时给你他有在好好听的信号。

……

到家了。虽然你想留住卡米尔,但他还是执意要走。在他走之前,你朝卡米尔挥了挥手,但是卡米尔并没有什么动作,相反的,他只是回了你一个眼神。

但只有你能读懂他的眼神。

“嗯,明天见。”

你隐隐约约感受到卡米尔露出了微笑,但事实上…他的围巾遮住了他一半的脸,可不知道为什么你就是有那种感觉。

02.

某一天。大半夜的你突然身体不舒服,你只是发了条推抱怨了一下,却没想到过了不久你的电话响了,你抱着是骚扰电话的想法一看,突然心疙瘩了一下[?][←别在意这些...]手机屏幕上三个大字——卡米尔。

老实说,你和卡米尔很少通电话,就算通了电话聊天也不会很久。卡米尔不是那种经常主动挑起话题的人,且在双方都沉默的情况下,你会莫名觉得尴尬导致大脑一片空白一时想不出聊什么好,最后只好挂了电话。

但是你们会用line互相在睡前道晚安。

——不过,这个时候突然打电话来是?
这么想着你忍受着痛苦接了电话。

“喂?是我,卡米尔。我现在快到你家楼下了。你在床上休息好。”

卡米尔有你家的钥匙,但他不会随随便便无缘无故进出你家门,你也是因为觉得他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才给他钥匙的。

“....嗯。”你没有多问什么,只是挂了电话乖乖听他的话躺在床上。

没过多久就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毫无疑问是卡米尔。

卡米尔反锁了门,径直来到你的面前,熟练地用手探了探你的额头。

……
……
……

卡米尔他很会照顾人,在这一方面你自愧不如。
在你迷迷糊糊即将睡着之际,你仍能看到卡米尔的面庞。

“卡米尔…你…不回去吗?”

“我就在这儿陪你。”

“但是,你明天的课…”

“没事,我明天请假。”

……

第二天起来,你发现他还趴在床上熟睡着,一直握着你的手。
这是你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地看着卡米尔的睡颜,……很可爱,真的很可爱。完全没有防备心地睡着,帽子和围巾也都没有摘掉。

昨晚一定辛苦他了。

为了不吵醒他,你决定继续乖巧地躺在被窝里。

03.

卡米尔的亲亲。

满脑子都是卡米尔的亲亲。
很少和卡米尔有过亲密接触的你脑子被卡米尔的亲亲占据着,你想尽方法绞尽脑汁只为了让卡米尔肯主动亲你!

虽然你没有主动提起过这件事情,你也自认为你的动作并没有暴露些什么,但是你就是不知道卡米尔是怎么知道这事的!!!!

因为身高卡米尔点起脚尖的同时手控制好力道地拽着你的衣服迫使你弯下腰来,卡米尔闭上眼睛像是要夺去你呼吸似的紧紧压着你的薄唇(…

连这个吻也很清淡。
但这就是卡米尔的风格。

你喜欢的卡米尔。
正在和你交往的卡米尔。

“其实,就像现在这样的,也还不错啊。”你想道。

事后,卡米尔向你解释他是无意间听到你和你朋友讨论这件事情[……]

end.
后面很不用心抱歉,在我心里和卡米尔的相处模式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遮了名字就看不出谁,ooc真的很抱歉。

雷凯。ooc注意。
稍微加了点东西。







少女慌乱地踏进的教堂的大门,衣服上的破洞以及身上的伤痕证明了她刚经历了一场恶战。

本想悄悄跟踪那家伙还以为会获得些乐子,没想到反倒是被路过的格瑞发现。人生总是充满意外。

似乎糖果的外衣、甜蜜的谎言对他并没有半点用。这也难怪,毕竟自己真实的模样早已被人知晓,也只能骗骗所谓的啥都不知道的可爱的新人。

所以才叫新人杀手嘛!

但是她可不甘心一直陪新人玩下去。
大赛即将迈入尾声,新人可以说是越来越少甚至几乎成了稀有品种。
她必须要有新的乐子,新的玩法。
于是她将目标转移至其他人身上。

殊不知,刚过逃离危险的她,又要面临新的危机。

她捂着胸喘气着,仿佛还身处于先前的战斗中。她靠着墙,稍稍将重心后移。

钟声响起,夹杂着陌生的脚步声。
她很快就察觉到了这一点,毕竟作为一名老练的参赛选手,这点敏锐是应该的。

她握着腰间的老骨头,做好随时逃跑的准备,她不是傻瓜,明白什么对自己来说才是上策。她朝声源处望去,昏暗的周围,但是透过彩色玻璃的月光足以让她看清面前之人究竟是谁。

她惊讶,却又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即使她明白自己应该已经暴露了行踪。
——是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雷狮。

这个时候那个海盗头子居然还会单独行动?真是少见啊。因此,她更是提高了警惕。现在的她,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这问题。

“我说,凯莉。你应该不是瞎子吧?”雷狮打破了沉默。

但是她仍是沉默不语。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可不会让你就轻易这么逃走的。”

凯莉略微不爽地咂嘴,以质问的语气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没必要知道那么多。”雷狮只是狂妄地笑着。
——因为你已经是个将死之人了。

凯莉并不知道他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是吗?那看样子这里没我的事咯。那可爱美丽的凯莉小姐要回去睡觉啦。”
凯莉正想逃跑却感受到自己的手腕被人狠狠地拽住,她突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气试图把自己朝某个方向拉去,一瞬间失去重心的她大脑一片空白,她并没有挣扎的时间。待她意识到不妙之时已身处对方怀中。

凯莉感受到一只手狠狠地把自己的脑袋按在对方胸脯上,她无法抬起头来,只能无奈地把脸颊贴在人身上,不得不感受着雷狮温暖的体温。

这种像是被人牢牢控制行动的,正是凯莉她讨厌的。
一直在追求力量的她,却被力量压住了身体,无法动弹,甚至无法呼吸。

雷狮微微弯下了腰,嘴巴凑近凯莉的耳朵,仿佛随时都会咬上去似的,故意压低嗓音在凯莉耳边说道:

“美丽?
你死在我手上的样子,才最美啊。”

面对这像是死亡预告的东西,凯莉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她的耳朵上,她感觉雷狮的话仍在耳边回荡着,第一次这么与异性互动的她,不知为何身体变得燥热起来。

凯莉不禁认为这么任由他摆布下去只会让事态变得更加糟糕,必须早点趁机溜走才行,但是麻烦的是雷狮那只手仍拽着自己。

像是安排好的一样,突然一阵清风吹来,让凯莉稍稍喘了口气。

但是同时也传来开门声。
是有谁来了,背对着门的凯莉不能知道究竟是谁。

“雷狮老大,原来你还有这种兴趣啊?”
这声音,是帕洛斯无疑。

“是又怎样?这个人从现在开始就是海盗团的附属品了。”雷狮一边说着一边试图拽着凯莉朝大门走去,但凯莉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怎么?难道说还想让我抱你回去?”雷狮转过身子用余光撇了人一眼,再次拽了拽手示意凯莉过来。

“哼。”凯莉轻哼了一声,跟着雷狮朝大门走去,不过她倒是觉得如果不乖乖跟过去的话只会被人强行拖过去……她可不想弄脏她可爱的衣服。“臭海盗,有本事你放开手啊。”

“哎呀,到现在最近嘴还那么硬。”帕洛斯只是偷笑着,随便感叹了一下。

“闭嘴帕洛斯,还轮不到你说。”

“唉唉,是——是——我的老大。”帕洛斯仍是一副不正经的样子,说的话也没有半点诚意。

不过雷狮他已经习惯了他这一点。

“不过,排名第四的雷狮海盗,你刚刚不是说要杀了我吗?”凯莉装作很疑惑的样子。

“啊,那个啊。
没有错,我确实要杀了你,但不是现在。
等我先玩腻你了再说。”

【凹凸世界/雷卡】一大早起来发现自己长了对猫耳。


*不知为何长出了猫耳。虽然是雷卡但是以卡米尔为中心。
*ooc超级严重,ooc超级严重。
*病句有,错字有。
*小学文文笔。




清晨。卡米尔迷迷糊糊地睁开了沉重的双眼,虽然昨晚因为一些事情很晚才睡觉,但因为由于平时的好习 惯而形成的健康的生物钟,今天也是一如既往地早早地醒了过来,而且比平常还要早,虽然卡米尔并没有 察觉到这一点。阳光从窗外照进,虽然清晨的阳光是柔和的,但这对刚睡醒的卡米尔来说是十分刺眼的, 卡米尔并不想离开温暖的被窝去拉上窗帘,于是他索性转个身子背对着窗户。

“……?”

刚转过身子的卡米尔察觉到有些不适,但现在被睡意占据了大脑的他,以为只是姿势的缘故于是折腾了一 番被窝换了个新姿势,然而还是很不舒服。

卡米尔才察觉到是脑袋压住了什么东西,于是他半眯着眼,一只手撑着床半起身,另一手则摸了摸刚刚脑 袋所在的位置,然而什么也没有只是整整平平的被子,于是卡米尔毫不犹豫地再次躺了上去,顺带将被子 往上挪了点。

……

卡米尔还是觉得哪里不舒服。可是他左翻右翻都不舒服,被这么折腾的他困意也渐渐淡去了,便打算索性 起床算了。起床后的卡米尔本打算去拿放在门口柜子上的帽子,经过镜子时余光不自觉瞟向镜子中的自己 ,过了几秒来到柜子前时才察觉到好像有哪里不对劲,立刻退回来来到镜子前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很快 就发现了奇怪之处——头上多了一对猫耳!

卡米尔将信将疑地伸手缓缓地向自己脑袋上的猫耳伸去,揉了揉,然后轻轻拔了拔,最后尝试自己能否使 它自己动起来。卡米尔想到:恩,是货真价实的猫耳,自己能有感觉……………等等、为什么会无缘无故 长出猫耳!这玩意要怎么解决?!

看样子一时半会儿也搞不清楚这玩意的情况,而且把时间用在这上面简直就是浪费,貌似这玩意应该不会 影响战斗,而且戴上帽子就跟平时没多少区别。这么想着卡米尔走到门口的柜子前,在他正要拿起帽子准 备戴上之时——雷狮突然闯了进来!

“卡米尔!……”雷狮第一眼就看到了卡米尔头上的猫耳,吓得他都忘记要讲什么内容了,然而卡米尔似 乎并不在意也并不清楚此时此刻雷狮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淡定地把帽子戴上,正好盖住了猫耳,说道: “怎么了,大哥?”对于雷狮不敲门就破门而入这一点,他早已习惯,虽然卡米尔一开始是打算让雷狮改 掉这点的,但终究以失败告终卡米尔只好乖乖放弃。

……。

雷狮完全无视刚刚卡米尔所说的话,看着自己面前那么正常的卡米尔,他开始怀疑之前自己眼里那个猫耳 的卡米尔是不是错觉,于是他靠近了卡米尔,擅自拿掉他的帽子,映入眼帘的,是那对猫耳。

恩,猫耳卡米尔。

雷狮把帽子扣回卡米尔的头上,虽然有点歪,他又打量了一遍卡米尔。

恩,正常的卡米尔。

雷狮又把帽子拿开。

恩,猫耳卡米尔。

雷狮又把帽子重新给卡米尔戴上。

恩,正常的卡米尔。

“……那个,大哥,有什么事吗?”卡米尔虽然并没有动手阻止雷狮的行为,但他稍稍有点好奇雷狮那奇 怪的行为究竟是怎么回事。

“哦……哦…”雷狮突然才想起来自己有事情才来这里,但他已经忘记了究竟是什么事情了,“呃,没事 ,没事!只是看你起床了没有!”于是雷狮就这么走了,离开门之前他又打量了一遍卡米尔。

——

雷狮在回去的路上脑子里全是猫耳的卡米尔……然而卡米尔对此一无所知……

结尾再说一句,ooc见谅。

【凹凸/雷卡】由围巾引发的惨案。

雷卡。

*现代paro
*OOC,我还啥都不熟


卡米尔正坐在大课桌前埋头苦干与寒假作业来个你死我活,雷狮则坐在卡米尔的对面,虽然他的面前也摊 着一大堆杂乱的寒假作业,可是他并没有想提笔写的欲望,反倒是双手托腮似乎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卡米 尔在写作业。

卡米尔隐隐约约察觉到了雷狮的视线,开始变得有些不自在了,注意力开始分散,有点害羞地把帽子往下 扯似乎想要遮挡住自己,好像突然感觉到了冷意似的整理了一番围巾使其能够遮挡住自己的嘴巴,头比之 前低得更低了些,余光时不时地瞟向对面的雷狮。

雷狮并没有察觉到卡米尔的这些动作的意图,仍然打量着卡米尔。

过了许久卡米尔终于忍受不住于是主动打破了这份安静——他放下了手中的笔,稍稍抬起头直视着卡米尔 ,以温柔中稍带些责备的语气说道:“我说,大哥,再不写寒假作业的话到时候我可不会……”然而卡米 尔话刚说到一半就被雷狮打断了,“卡米尔,其实我有一件事情一直在意很久了。”

“什么事?”虽然卡米尔有点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但他的表情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雷狮一开始沉默了一小片刻犹豫着要不要把这番话说出来,最终雷狮还是选择说出来:“我真是不懂啊卡 米尔你到底会不会搭配啊为什么绿帽子要配红围巾啊你知道有一句话叫做红配绿赛狗屎吗???”

“……”卡米尔沉默着。

雷狮好像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改口道:“啊啊啊啊卡米尔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你这样也挺帅的! !真的唷这可是哥哥的真心话!!”

卡米尔并没有理会雷狮刚刚所说的一番话,而是回答他一开始问的问题:“那是因为,我只有这一条围巾 啊……”

雷狮内心暗暗松了口气,一边爽朗地笑着一边把自己的头巾摘下来,“真是的!!哥哥的这条就送给你了 !!”说完就擅自把卡米尔的那条红色围巾解开放在桌子上,然后把自己的给围在卡米尔的脖子上。卡米 尔垂头看着大哥的头巾,感受着这条头巾带来的些许温暖。雷狮看着卡米尔满意地点了点头露出欣慰的表 情,“嗯,不错!不错!”

两人相视而笑。

————

“但是那这条围巾要怎么办……”卡米尔指了指桌子上红色的围巾,说道。

“那这条就给大哥我了。”雷狮说着把这条围巾系在了自己的头上。

“……”

正当这时雷狮海盗团的另外两名成员破门而入!

“哟!雷狮老大……”

“这什么鬼玩意好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敢说我弟的围巾丑你们活腻啦???”

————

——从那时起至今日,从奇怪的装束到如今朴素的和服,已将近一个半月。
期间曾与她两次共同目睹深空中赤色满月:一次是与她相遇,鹿鸣馆;另一次则是与她分离,热闹的祭典。

——在此之前,少年从未见过赤月;从此之后,少年再未见过赤月。
这赤月究竟是何物,轻易捉弄他的命运?

三杯两盏淡酒。少年提笔欲写些什么,却又是无从下手的样子。
抬头透过纱窗望着若隐若现的朔月。

——那究竟是什么?

借酒消愁愁更愁。少年抬手本想抚摸从儿时起就一直陪伴在身边的白兔,却不料碰到自己的肩膀。这才使他意识到, 如今连它也同赤月一块儿走了。

——以前的魂依,如今的普通人。
右手轻放笔,摸了摸自己的心脏部位,少年再次试问自己。

——外面空中挂着的月亮,到底缺少了什么?

每当这时,少年总会独自一人酌酒一杯,遥望满月,也不知是怀念哪个夜晚。

5/29

今年的5月29日,是我第一次知道具体的日期,是今天。以前总是只有在4月~6月这段时间这模糊的印象。


幻想乡 - 众神的伤痕。虽然,这并不是最初的名字。

黑兔子和青蛙子。大家一起说着兔蛙大法好。

黑兔子,凉凉,再是现在的千六六。青蛙子,有N个名字的我。

还有大家,虽然现在可能已经印象很模糊了。

——毕竟,这是我小学六年级时候的事情了。



我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只有一个人还在叫你“凉凉”。

但是我知道,你是陪伴我最长的人,虽然中间有吵过架,失联了几年。


非常感谢,能认识到大家。非常感谢,我建了那个群。

“是那个群,改变了我。”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黑兔子,⑨,还有大小姐,都对我说过这句话。

其实,我并不知道,改变,究竟是怎样的改变。

但是,这样就好。


5/29 13个小时前。

千六六“你还记得吗 

2012年5月29日是我们相遇的日子

可以成为现在的我一切的起点

所以对我来说是个很重要的日子

就算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纪念日也好

我每年都记得呢”


“简单的来讲没有你创造的那个地方就没有我”


5/29  48分钟前。

千六六 “ 今年的5/29日

大家都想着自己的方向各奔东西了

每个人都很幸福吧

我知道的,现在名成身就的大家当时各自怀着雏形的梦和小小的汗水

黑兔还是这个吊儿郎当的样子

可是看着这样的你们我就满足了

即使没有再往来

但是大家都成为立派的大人了”


“初期还能说上话的人我只剩下你了”

“我也是啊。”


“子茶因为学业不上网了,小甜甜偶尔会来群里说几句,海鸟交到女朋友了,芙兰成为画师了,卡纸画了那套著名的舰娘翡翠台,雅雅成为了lo娘。这是我知道的全部了(难过”


大家都在前进,只有我还站在原点。


“这点我也不是嘛

可以的话我还想和你们在一起喔”



2016/5/29     感谢四年前的你们。